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2020-03-23 来源: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月19日晚,蔚来公布了2019年的Q4财报以及全年财报。

从这份报告来看,说蔚来是2019年最惨的车企,可能真的实至名归了。车越卖越多,亏损却越来越大。

财报中甚至明确提出,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现金,不足以支持其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本及流动性。这样的财报也是相当客观了,直接告诉大家,如果再没有融资进入,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看看几个关键数据吧

蔚来在2019年的总收入达到78.2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了58%,其中汽车销售收入为73.67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51.8%。但是蔚来在2019年的总毛利率仍然为负15.3%,同比扩大194%;汽车销售的毛利率为负9.9%,同比扩大518%。

受此影响,蔚来在2019年的净亏损再度创新高,达到了112.9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7.2%。

尽管如此,蔚来在研发投入上可毫不含糊,其2019年全年研发费用为44.2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10.8%,占到总收入的比率高达56.6%。

2019年,可以说蔚来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经历了电池召回、组织机构大幅度调整,人员优化,高管也离职了好几个,股价也跌到过1美元。从财务指标来看,2019年基本上是蔚来深度调整和放弃的一年。

更关键的是,经过了2019年的调整之后,效果何时能够显现。

一代平台的研发基本上到位了,产品阵容更加完善。组织结构调整也基本结束,该优化的也优化完了。销售模式也从之前高投入的NIO House转向效率更高的NIO Space模式。

2020年初,几笔可转债融资的钱也到位了。利空出尽,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在财报会议上表示,蔚来今年的主要目标是提升毛利率,蔚来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二位数的目标。

李斌的信心在哪?蔚来的未来就要来了吗?

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蔚来标识

资金有着落

今年,甚至未来两三年内,蔚来或许在资金方面的压力会变得小了很多。进入2020年后,蔚来在两个月内接连完成三次融资进展。

第一次是2月6日,蔚来汽车宣布完成累计1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投资方为两家亚洲投资基金,数额分别为7000万美元和约3000万美元,且均为"非关联方",就是只有财务投资的目的。

紧接着在2月14日,蔚来再宣布与两家与其无关联关系的亚洲投资基金签订了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根据协议,蔚来将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向购买方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最后一次是3月5日,蔚来宣布再次完成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据了解,本次投资方为数家亚洲投资基金,且均为"非关联方。

李斌在电话会议上透露,这些钱将用来支持公司日常运营和发展。目前,这些累计4.35亿美元可转债发行都已经全部完成。

更大的声响是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这代表着蔚来的背后也有了一家政府作依靠。

为什么是合肥?显而易见的原因是蔚来和江淮合作生产ES8、ES6和EC6的工厂所在地就在合肥,这个工厂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一直是合肥市的样板工厂,蔚来品牌也是整个安徽省最高端的汽车品牌。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意味着蔚来和江淮的合作将继续进行下去。李斌透露,最近双方对JAC-NIO增加了投资,通过JAC-NIO增加两个公司的合作关系。

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江淮蔚来EC6量产启动仪式

落户合肥的另一大好处,就是蔚来还能节省一大笔钱。李斌说,与合肥的合作签署之后,蔚来自己并不会去建研发中心,不会占用日常的开发费用。钱都是花在刀刃上的,如果有必要的支出,那就是2020年有新车型投产,需要相关模具的支出,总体大致不到2亿美金左右。

目前,蔚来与合肥政府签订了框架协议,最终协议预计将在4月底之前签署。和合肥签署的框架协议,蔚来在中国业务将作为单独的主体会吸引人民币的投资人,合肥市会对蔚来的中国业务通过人民币来投资,不算在上市公司的融资范围。李斌说,最终协议签署后会披露细节。

同时,李斌还表示,蔚来积极地和别的公司就供应链、技术分享、研发分享等各方面展开合作。但是在资本方面的合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太多要披露的内容。

解决了资金的困扰后,蔚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继续优化公司的运营,达成毛利率转正的最终目标。

毛利率如何转正?

李斌说,提高毛利率是蔚来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供应链的优化,电池包成本的持续降低,生产规模上升和管理优化带来的车均制造费用下降,让蔚来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二位数的目标。

我们一步步来看,蔚来有没有希望实现这个小目标。

蔚来供应链的大头是电池供应,这部分订单都归CATL。与CATL的谈判价码,蔚来将获得更多的主动权。

这是因为,补贴退坡后,电动车的销量有下降的,受到影响最大的是那些卖给运营单位的电动车企业,而蔚来的车辆基本是卖给个人用户的,蔚来在这方面的压力相对较小。

因此,蔚来成为CATL越来越重要的客户。蔚来和CATL的合作越来越紧密,账期和价格能谈到更好的条件。李斌说,目前的付款条件肯定比去年好很多。

第二大利好是,蔚来的新车成本降低和电池包成本的持续降低。蔚来EC6将会根据Model Y开始交付以后的情况,7月份左右公布定价,并在9月份启动交付。EC6的变化是,它与ES6的共用件非常多,同时电池包的成本也下降了比较多,2019年Q4,电池包每 KWh平均成本同比下降将接近 25%。

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全新蔚来EC6

李斌说,EC6不论采取何种定价策略,蔚来都对它的毛利率非常有信心。

在其它方面的支出,蔚来今年相比往年也会克制很多。比如,蔚来今年基本上不会新增NIO House的建设,转而推广效率更高的NIO Space。今年,蔚来会继续建设更多的蔚来空间,预计年底将达到200家。这种销售模式蔚来从去年开始尝试,通过和合作伙伴建店的方式降低成本,然后根据线下的流量、按每台成交的车支付给合作伙伴费用。李斌表示,效率还是非常高的。

第三大利好是,蔚来的生产规模正在逐渐达到高峰期的水平。蔚来采用的是按照订单作业的生产模式,生产规模的上升需要新增订单的刺激。

得益于忠实的用户社区和优秀的用户口碑,近期来自于老用户推荐的订单比例达到了69%, 远高于2019年45%的平均水平。在过去30天,蔚来新增大定为2183辆,日均新增订单已恢复到了去年12月份的七成。李斌透露,现在每天都在新增订单,已经积压了5000多个订单等着交付。

随着蔚来中心和蔚来空间逐渐恢复开放,线下流量也正逐步恢复。根据目前的趋势预测,蔚来认为日均新增订单将在4月份恢复到去年高峰时期的水平。

在生产方面,在合肥的整车工厂于2月10日恢复生产,大部分的供应链合作伙伴的生产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蔚来预计在4月将产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蔚来合肥工厂单班作业每个月的产能可以达到4000辆,李斌表示今后几个月有机会达到这个量。

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2月份中国市场的豪华品牌销量,蔚来降幅最低

经营方面的利好是,蔚来的经营效率已在2019年得到了较好的改善,今年将持续改善。蔚来在2019年做了大量组织优化和业务调整的工作,人员总数从2019年年初的近1万人,减少到目前不到7000人。李斌说,2019年第四季度由于一次性调整产生的费用等原因,我们的亏损相对于第三季度出现了一定的上升。好在这些调整已经基本完成,为2020年的经营效率提升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2020年,蔚来设定了非常严格的费用控制和效率提升的目标,并在日常运营中坚决执行。李斌表示第一季度已经看到了初步成果,即使面临疫情带来的压力,蔚来在第一季度的亏损有望比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35%。

与供应链谈判的底气多了、需要大额支出的项目少了、可卖的车多了、电池包容量更大成本更低、生产规模也上去了,以及经营思路的持续调整,这就是蔚来在今年的未来。

活过被唱衰的2019,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

李斌说,我们对自己的产品的竞争力、线上线下的运营能力、创新的商业模式、用户企业的理念充满信心。经过2019年的组织调整和效率提升,我们团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确保完成2020年的销量目标,并且持续提升毛利率、改善整体运营效率。

李斌在去年的NIO DAY提出了Battery as a service的电池服务理念,也即是BaaS。Battery as a service的背后是蔚来从换电,到租电,再到升级电池包的整套体系的优势,它强调电池按需升级的重要理念。全世界只有蔚来能做到这一点,这是蔚来在今后的核心竞争力。

李斌表示,蔚来今年还会继续优化这套体系,其中就包括在电池流通体系增加新电池,目前84度电池包已经开放换电。对周转电池的投入还会继续,李斌透露今年的投入金额在1亿人民币左右。

蔚来已经在路上了,它只会越来越好。

转载自:车云

原标题:《利空出尽,2020年将迎来一个怎样的蔚来?》

图:官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