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门球,没有退休那一天

2016-01-29 浏览: 来源:未知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原标题:打门球,没有退休那一天(我运动 我快乐)

凌映甦在球场上。

  资料图片

  2014年的夏天,为庆祝球队的15岁生日,北京西三旗育新门球队的队员们精心准备了一次展览。当大家把历年征战的照片罗列摆放、仔细欣赏时,发现球队成立之初的原班人马几乎都已“退隐江湖”,队长也已换了4任,唯一不变的是球队的教练,绰号“小广东”的凌映甦。

  结缘门球,妻子是最佳搭档

  现年80岁的凌映甦是广西人。1999年,凌映甦夫妇搬到北京西三旗的育新花园小区,随即加入了这里的育新门球队。他那口混杂着南宁白话的普通话让球友误认他为广东人,便称呼他“小广东”。几场球下来,大家发现“小广东”球技不错,头脑清晰,临场冷静,就一致推选他兼任教练。

  其实,来北京生活之前,凌映甦和老伴黄秀娥在广西南宁当地的“门球圈”就已经小有名气,凌映甦的门球启蒙老师不是别人,正是黄秀娥。上世纪80年代中期,黄秀娥偶然接触到门球,作为医生的她发现在球场上挥杆,既能舒展腰身,也能锻炼脑力,运动不剧烈还安全,很适合老年人,于是就把这项运动推荐给凌映甦,还带他去球场上感受气氛。

  一来二去,凌映甦不仅学会了打门球,还经常和老伴切磋球技、探讨战术。退休后两位老人经常去南宁周边县区参加比赛,还在单位组织的“夫妻门球赛”中一举夺魁。

  凌映甦和黄秀娥老两口在南宁玩得开心,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却不放心。挂念父母身边无人照顾,女儿便提出接他们来北京安度晚年。凌映甦接到电话后问女儿:“我们住的地方有没有门球场?如果有,我们就去。”女儿一打听,巧了,在她找的房子附近,还真新建了一个门球场。就这样,1997年年初,凌映甦夫妇坐上了从南宁开往北京的火车,在两人的行李中,两根门球杆特别显眼。

  兼任教练,赢得起也输得起

  2000年,凌映甦第一次指挥比赛,就带领育新队战胜了之前从没赢过的“劲旅”航遥队,还在学院路街道组织的比赛中拿了冠军。在此之前,实力不济的育新队每次比赛都垫底。其他球队纳了闷,这支“鱼腩”队伍怎么一夜之间翻了身,多方打探,才知道育新队来了个厉害的人物“小广东”。

  育新队士气大振,从那以后再去街道参加比赛,都是前几名。“小广东”也渐渐成为“王牌教练”,甚至有人慕名前来,请凌映甦担任教练参加全国性的比赛。2014年,凌映甦还被北京市门球协会评为“优秀教练员”。

  老人有时候像孩子,赢了球全队欢呼,输了球就掉眼泪甚至发生争执。凌映甦做事严谨认真、追求完美,有时候没指挥好,或者队员没按照他的要求打,他回家后就会特别郁闷。球队里有个女队员,平日开朗热情,只是把大大咧咧的性格也带到了球场上,经常把球打飞。凌映甦有时候着急,就批评她“打球随意”“不严谨”,说的次数多了,这名队员就有点害怕凌映甦,一见到他就躲。

  老伴注意到这事,就给凌映甦指出来,他也开始反思自己。后来,每一次球队因为输球发生争执时,他都会更多地承担责任,想办法带着大家走出失利的阴影。渐渐地,球队的氛围也发生了变化,大家已经不再把输赢看得那么重。

  坚持锻炼,身体健康心情爽

  “常打门球益健身,八旬依旧长精神。”闲暇时喜欢写诗的凌映甦这样描述门球给自己带来的收获。他把健康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每天两个半钟头的门球运动,再“暴走”6000步,凌映甦和老伴坚持锻炼,他说:“身体健康,心情舒畅,就不容易生病,还能为国家节省医疗资源。”

  回想初来北京,乡愁难遣,打门球不仅是乐趣所在,也为凌映甦打开了交友的大门。在与球场上的新朋友谈笑风生时,在球杆的上下挥动间,在小小门球一次次穿门撞柱中,思乡之情也随之缓解。

  如今,当初和凌映甦一起打球的那些老伙伴,有的行动不便,便让家人推着轮椅来门球场看比赛,有的来不了,就经常打电话询问球队近况。对他们来说,这个小小的社区门球队是一种精神寄托。

  凌映甦深受昔日队友鼓舞,写下“保八争九不封顶”激励自己,他说打门球这事,要保证打到80岁,争取打到90岁,只要身体允许,就要一直打下去。“明年期盼重开赛,球友相逢问候亲。”刚过完80岁生日的凌映甦,已经开始期待下一场球赛。

  《 人民日报 》( 2015年10月27日 23 版)